437080272

【楚路】冰原1(哨向,甜)

风柒:

被龙4虐得心碎的我终于决定给这一对撒糖了,如果有bug,可以指出来,毕竟第一次动笔,会多多改进的。


设定是在明妃把楚哥从奥丁那领回来后的一次学术勘察,用了哨兵向导的设定。


----------------


9:00P.M. 北冰洋某处


       楚子航再一次确定时间后,收起了腕表:离路明非醒来还有半个小时,应该能赶在十点回房睡觉。多年养成的精确得如一块瑞士手表一般的作息时间,即使远在地球北极也不会被打乱。北极迤逦的夜空对楚子航来说没有半点吸引力,并不是他没有情调,而是这样的夜晚会使他想起一些不愉快的记忆。他转身朝船舱内的电梯走去——去迎接伴侣的归来。


       一个月前,一位常驻俄罗斯北疆的执行员报告称检测到疑似龙类的生命体征,学院高层决定让超A级和S级的组合前去实地勘测,验明真伪。如此学术的任务居然会出动一组纯暴力组合,任务通知书中是这么解释的:S级向导路明非在前几次龙王歼灭战中,能够免疫龙王强大的精神攻击,且结合后,他的精神力更稳定,精神领域更广泛,甚至能影响龙类,若任务过程中,遭遇龙类,哨兵与向导有能力将其击杀。理由给得冠冕堂皇,但深层原因两位执行员都一清二楚——学院高层对路明非在对抗奥丁时,所展现出的恐怖的精神力感到畏惧,所以他们必须找一个机会确认,路明非完全站在人类一边——说白了,就是对路明非的一次监测,如果向导在任务过程中有任何异常,整条船都会被炸上天。


       学院高层对不能掌控在自己手中的剑一向都很残忍。


       当年的楚子航已经深刻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,而现在,一想到自己是导致路明非陷入如此危险境地的原因之一,他就会厌恶不能保护爱人的自己。哨兵也好,超A级也罢,楚子航在十五岁那年就受够了无能为力,如今还要再品尝一遍。


       电梯间里,楚子航的手握紧又松开,他的情绪波动会影响自己的向导,当路明非将全部精神力放开去感应龙类时,需要集中全部的注意力,任何一点分心都可能是致命的。


       电梯门打开时,楚子航与一名医生打了个照面。后者看到哨兵脸上凶狠的表情,狠狠地哆嗦了一下,连忙低下头,错过那双炽热地燃耗着的黄金瞳。楚子航的表情像雕塑一般,看到缩在一边的医生,微微一点头,大步走向走廊尽头的房间。移动的身影带来的空气的震动,就像死神的镰刀在脖颈处扬起的一阵风,冷汗瞬间汗湿了医生的后背。他扭头看向那个紧绷的背影,就像一头被侵犯领地的豹子。


       楚子航不知道自己的表情有多吓人,他认得刚刚那名医生,当路明非陷入“深眠”,就是他监测着向导的身体数据。哨兵的占有欲使楚子航对医生感到很不爽,但他并不是一个愚蠢的只凭本能行事的人。今天晚上是最后一次监测,如果一切顺利,明天他们就能结束为期半个月的任务,乘坐船上的直升机回到学院宿舍,然后,他就能与路明非一起度过短暂的愉快的假期,毕竟任务期间,哨兵与向导能独处的机会并不多,楚子航已经饿了半个月了。


       还没到那间房间,楚子航就通过连结感觉到向导正在唤醒现实中的身体,连结那头传来不安的颤动,楚子航努力传递着安定的情绪,平复向导的心情。刚从“深眠”中醒来时,路明非对事物的感知能力还没有完全恢复,这使他的状态很不稳定,如果不加以安抚,极有可能陷入“神游”。楚子航脑中回想起向导那副茫然的表情,心疼得无以复加,他快速通过密码、指纹、瞳纹、声纹验证,推开了隔绝世界的那扇门。


       路明非刚好睁开眼睛,向导的本能令他去追寻自己哨兵的身影,但眼睛里没有焦距。楚子航打开一盏昏暗的小灯,以免刺激到向导的眼睛,同时让他适应灯光,凭借哨兵敏锐的视力,他驾轻就熟地摘掉连在路明非身上的各种仪器。路明非的眼神随着哨兵的手的动作晃动着,看起来乖顺极了。摘到一半时,楚子航顿住了,因为向导的手虚虚地扣住了它的手腕,楚子航用坚定但不会弄伤他的力道反握住路明非的手,接着看向他的眼睛。向导的眼神湿漉漉的,嘴角却拼命向上翘,嘴唇嗡动着似乎在说些什么。室内只剩下两道浅浅的呼吸声。楚子航看着他,神色渐渐缓和下来,他觉得自己一定露出了这辈子最灿烂的笑容,因为路明非的脸一下子红到了脖子根。


       哨兵俯下身,在向导的额头轻轻落下一吻,像最虔诚的信徒一样,移到眼角吻去了一颗泪珠,最后含住了嘴唇,回应了连结那头传来的震动。


       “我回来了。”


       “嗯,欢迎回来。”

评论

热度(49)

  1. 437080272寒蜩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