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7080272

【楚路】abo|Next to the Abyss【01-02】

伏安曲线求电容:

01
——是什么时候,我们的牵扯已经如此之深。






路明非从来不知道作为一个omega时,发情期是一件多么难熬的事儿。
直到身体里的野兽悠悠然转醒。
然后咆哮着出笼。


他躺在寝室的床上,庆幸自己能在这么糟糕的时候还有精力去想那些有的没的。


身体里像是有什么东西在噬咬,绵绵密密的酥麻感顺着脊柱从尾椎爬到了大脑。


带着丝丝苦涩的巧克力香气弥漫了整个房间。
还在往门外溢。



——他应该……应该是……beta吧?


他不如卡赛尔里那些变态的alpha身体强壮,不如他们那样拥有绝对强大的领导力和魄力。


更不是omega那样,拥有好看的脸和柔软而漂亮到蛊惑人的身体。


他应该只是一个平平凡凡的普通beta而已,对信息素有点感觉,但大多数时候这种东西与他无缘。




后面已经完全湿掉了。


床单被捏的指骨泛白的手拽出了密密的褶皱。


脚趾抓紧了松开,又随着身体里的情潮再一次抓紧。


纤细的腰翘出一个弧度又重重地落回床上。




——他曾经只是一个普通的、平凡的人。
每天都是被重复了几千次无聊的三点一线,过着被婶婶使唤,偶尔偷懒的小日子。


所有的大事只是窗外的pm2.5,会偷溜进自己的呼吸道里,挠的痒痒,却没有什么办法阻止。


他就该是这么过着日子的人。


身体里有噬人的火在烧。


把一切理智都烧掉。


把所有关于【自己】的尊严都清理掉。
只留下原始的欲望。
刻进骨髓,刻进灵魂。
渴望着,渴望着alpha的怀抱。

就像整整一屋子的巧克力打翻了,浓烈的香气裹着omega的信息素拼命往外冲。
啊啊,这可是世间最致命的毒药。
omega,是上帝犯的、最愚蠢也是最让人向往的错误。

如种植在深渊里的蔷薇。

门被反锁了。
——在这个遍地是alpha的卡赛尔,这可能是路明非对自己最后的保护。

天知道为什么他一个omega会被作为一个s级招收进来。
……
好吧,进卡赛尔的时候,他还以为自己是beta。


如果、如果真的能接受一个alpha……
路明非用被烧得仅剩不多的理智思考。
——他向来是一个接受能力很快的人。

能是谁呢?

啊,是他吗?

“……omega?”

脑中浮现的脸与门外的声音重合。

“为什么你会在路明非的房间里?”

——即将开放的花被无意路过的人注意到。

“还是说,路明非?”

——他一步步走向了致命的蔷薇。


第一个错误。

“师……哈啊……师兄?”
话语间的喘息满是欲拒还迎的邀请。

第二个错误。

身上只剩一条薄薄的空调被。
要是楚子航进来,后果不用想也知道。

还好,反锁了门。
路明非庆幸。
忘了先前出现在脑海中的脸。

第三个错误。

“咔哒”
是门锁开启的声音。
糟糕,先前交给楚子航的备用钥匙。

第四个错误。
“我进来了。”
——至此,绽放的蔷薇即将被摘下。


02
——我如此渴望。


整个房间的信息素像找到了宣泄口,争先恐后地从身体的每个毛孔钻入。
甜腻的巧克力香流动在血管里。
像藤蔓缠绕在全身,让人呼吸不能。

“真的是omega。”

楚子航锁上门,一步一步走到了床边。
有龙舌兰的味道侵入。
床上的路明非咬着牙一言不发,直视着alpha金黄的眼。

忽然有点失望。
那双眼睛里,没有一点波动。

去他的楚子航!老子就不该对他抱有期望!
凭什么!
凭什么老子一个男人,因为是omega就只能被人操?!

“是……又怎样?”
“我他妈……就、就是omega……”
从被咬出血的嘴里吐出的话语带着虚弱的尾音,却又透着让人不能忽视的坚定。

哪怕是眼前这个人,也不能。
不能。
我路明非即使再卑微,也有最后的底线。
我是omega又怎样。

嘴唇出血处传来的疼痛带回了一点理智,与本能对抗。


“楚子……航,你在……犹豫……哈……什么?”
呻吟中带嘲讽。
“为什么……不打晕我?”
含着水光的眼睛里有讥诮。
“还是你想……”

话音未落,手刀落下。
侵蚀着理智的信息素消退,有淡淡的酒香蔓延。
晕过去的路明非没有注意到,楚子航另一只紧攥着的手松开。

有叹息从清醒者口中逃出。

醒来的时候,路明非正在吊盐水。
发情期已经过去,浑身没有骨头似的软。

夕阳的余光透过病房的玻璃落在床的一角,有人躲在阳光后面。
是楚子航。
路明非莫名觉得这个场景很熟悉。

“他们来看过了。”

刘海遮住了楚子航的眼睛,看不出什么表情。
他的声音有点嘶哑。
“你的转化来的晚,本来是被当做唯一的beta被招进卡塞尔。”

路明非动了动嘴角,笑的有点僵。
“现在是唯一的omega。”
唯一的omega接着话头说。

窒息的沉默在两人的对峙中愈发的显现存在感。

“切,师兄你真的是……老大说的对,你就是苦行僧呐。”
路明非空着的一只手撑着脑袋,像要把天花板看出一个洞。
“啧啧啧,我都不知道是说我的信息素不行还是你意志太坚定。”
不愧是楚子航。
路明非用撑着头的那只手遮住眼睛。
终究什么都没有发生。

他不可能哭着跪着去求一个不可能的人来操他。

他自始至终是没人要的路明非。

楚子航放在裤子口袋里的手不知道怎么放了,一个只会打直球的人不会从肢体语言上读懂他人的心情。
大概是因为转化期有点不能接受吧。

于是楚子航决定给心灵来不及接受自己是个omega的路明非科普科普知识。

据悉,那天下午过后,路明非曾一度怀疑楚子航也是个omega。



tbc


热热几年前的粮,还能吃?

评论

热度(77)

  1. 437080272伏安曲线求电容 转载了此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