437080272

【楚路】abo|Next to the Abyss【03】

挺有趣的

伏安曲线求电容:

听说写abo不写肉是耍流氓。我也不知道我到底要不要对这俩人耍……总觉得耍了会良心不安【。


基友说我脑洞大过天……然而并没有毅力填。


03


——无人看好之人,无人可成之事。


 


“至今为止,abo的性别系统的由来在龙族史说中仍众说纷纭,到底是人类在进化中选择了叠加于男女性别系统的abo,还是龙族强加于人类的性别枷锁,请就这两个主流观点做一篇报告分析,两周后交给我。


下课。”


在病房里,路明非扣上了电脑,转头对楚子航道了声谢,又低头啃了一口手上的煮玉米。


他包着一嘴的玉米粒,含糊不清地问楚子航:“咕囧日嚼得次然照情放啊?”


“什么?”楚子航放下手里的pad。


艰难地咽下一口玉米,路明非擦了擦嘴。


“师兄你觉得是哪种情况啊?”


那个时候窗外的阳光从树叶间跑了进来,在路明非的头发上打着旋。他的嘴角还有一两颗玉米粒,旁边的豆浆冒着丝丝的热气,头发梢在阳光里翘了翘。


楚子航忽然就觉得有点开心。


他指了指自己的嘴角,示意路明非。


路明非连忙擦掉。


“我交的论文是以人类进化自我选择abo性别系统为主要论点。”楚子航从iPad里调出以前的论文,递给路明非。


“龙类的尊严让他们不屑于将枷锁套在奴隶身上,他们认为自己的存在就能让人类臣服。”


路明非草草翻了翻那篇论文,被一堆文献名字晃的眼花。


“真对自己有自信啊。”


路明非把iPad还给楚子航,又喝了一口豆浆。


“没有小魔鬼的那个好喝。”他嘀咕着。


整个病房里有着淡淡的巧克力香气。


 


昂热把路明非和楚子航拉到校长办公室谈了两节课,大意是路明非还在不稳定期需要继续观察,也许以后还是beta或者转变为alpha也不是不可能。


楚子航忽然觉得自己给路明非普及omega知识是种错误。他抬头往路明非那边看了一眼,路明非还是那么认真地听着昂热的讲话。


应该是打了抑制剂的原因,路明非周身的信息素有点淡了。


 


 


 


惬意的生活总不会持续太久,路明非痊愈了。


期末快要到了,挂科也快来了。路明非发现,他缺了十分的学分。


这个说多不多说少不少的分数让他尴尬异常。况且在这个档口,他只能用假期实习来补这个空缺,不然就不能偿还这学期被芬格尔敲诈的欠款。


他特么的图啥啊?!


路明非一边心疼着自己的钱,一边拨通了芬格尔的手机。


 


事实上有些东西算是命中注定的。


楚子航刚刚在路明非面前提出了关于假期实习的事的时候,芬格尔的短信就到了。


“布拉格的犹太人性别之谜,c级,正好十分,还能顺带旅游,怎么样,跪下来唱征服我就给你黑(๑•ั็ω•็ั๑)——from废柴师兄。”


“这次我的实习是在布拉格,如果你假期没什么事的话,我带你出去散心吧。”


路明非最后当然没跪下来唱征服,校长非常乐意看到他心爱的s级这么锻炼自己。


他拍着路明非的肩膀,说果然大力出奇迹,不枉我在你身上花了这么多。


路明非觉得他看着自己像是艘船或者一把刀。


临走前昂热塞给他一包东西,说这是无害的Omega抑制剂,只是服用前期的一两天会有短暂且频繁的发情期,扛一扛就过去,只要不是太大的事故意外。发情期一旦消失,第二天停止服药。会让他在任务时间内保持beta的习性和生理。


路明非对自己性别这事儿还是挺在意的,每天定了个闹钟提醒自己吃药,作息稳定得快要跟楚子航一样了。


 


布拉格的天看起来跟卡塞尔的没什么不同。


路明非现在已经停止吃药了。在飞机上和刚来这里的时候,吃完药的两个小时之后,确实有短暂的身体发热。但5分钟之后就差不多恢复了正常,这种情况持续到来到布拉格的第三天。


路明非迟迟没有等到那5分钟的身体发热,他觉得是时候停药了。


 


楚子航发现,路明非周身的信息素不见了,整个人恢复到了以前beta的状态。


到达布拉格的第三天他们调查完之后下榻到布拉格一个乡村旅馆,老板只拿给他们一个双床房的钥匙。


其实如果他们明天就能回去交差了。那些犹太人只是普通的大规模性别转变而已,从Omega或者alpha转变成beta。被人以讹传讹,以为是世界末日前兆。


这么好挣的10分!


路明非要不是顾忌楚子航,早就开始女王三段笑。


 


正当路明非暗自窃喜的时候,坐在另外一张床写报告的楚子航突然说话了。


“路明非,你又变回beta了吗?”


照理说不应该,路明非难道在转化之后也还是beta?


路明非实在不想再回想那天在宿舍的意外,也不怎么想楚子航因为他是Omega而对他另眼相看,一边刷着微博一边想办法掩过去。


“那天可能只是接触到了装备部的Omega信息素剂,所以稍微出了点意外。我虽然废柴,但好歹能在卡塞尔混这么久,怎么说也不是身娇体柔易推倒的Omega对吧师兄?”


糟糕,他确实下意识想对楚子航隐瞒变成Omega的事。


“师兄你也不想想,我要是个Omega,还敢跟你睡同一个房间吗?”


“那你前几天……”


“装备部的玩意儿你又不是不知道,药性过猛常有的事儿。我可是个beta,不比你们这些alpha。”


路明非撒谎的技巧可谓登峰造极,配合那种无所谓的态度,楚子航被唬得一愣一愣的。


“那你现在没事了?”


楚子航往路明非那边凑近了一点点,确实一点巧克力味都闻不出来了。


他觉得有点不对,但具体是哪里,还是说不清。


 


他发现路明非Omega性别时的确是欣喜的,没由来地觉得路明非此后能更加地依赖他。仿佛回到了仕兰同学会的时候,他看见路明非眼里微弱的,亮起来的东西,就像冰天雪地里唯一的温泉那样。


他非常享受这种救赎的感觉,也许是在对着过去忏悔。


可是现在路明非还是那个beta,一个不用担心发情期的beta。楚子航知道自己近似强迫症的执念不可能从这方面发泄,他甚至有点惋惜。


路明非身上带着太多的他认识的人的影子,楚子航帮了他一次,就像弥补了过去的一次错误。


“对了,我们明天回卡塞尔的飞机对吧师兄?”路明非一看楚子航不说话,赶紧转移话题。


“……是的,明天早上六点。”楚子航似乎还要说什么。


“那今晚得早点睡,晚安师兄。”


路明非打着哈哈关了灯。


他尴尬癌要发作了都。


“哦,那晚安。”


 


意外这玩意儿就像熊孩子,当你发现周围有的时候,接下来会接二连三地来。真相了。


路明非在去机场的路上,发情了。


 


浓郁的巧克力香味在候机室里弥漫,路明非睡醒了之后就全身发热。


他原本想赶紧倒几片昂热给他的药吃下去,但是楚子航在看见那瓶药的时候就把它一脚踢开了。


他语气有点焦躁,“你为什么现在还要吃Omega的信息素?!你还想像上次那样吗?”


路明非发情期的脑子更懵逼了,昂热说这是抑制剂啊?!


他的发情情况不算严重,但是长久拖下去总不是办法。楚子航顾不得改签机票,一把捞起路明非在他嘴上亲了一下以作临时标记。


他一团浆糊的脑子里还在庆幸,幸好是这种程度,虽然不知道抑制剂为什么变成了信息素,不过还是能瞒住这一阵子。


路明非啊路明非,你最后还是靠装b来混下去吧!


 


楚子航把路明非安顿到旅馆的时候,发情期状况就已经消失了。


路明非啥事儿没有似得在床上睡着。


楚子航忽然没由来地打了个寒战,他好像知道了什么。


他拿着便携式信息素测试仪在屋里走了一圈,他自己身边的信息素浓度为97%,路明非身边的信息素浓度是5%。


但是测试仪上的信息素种类,只有一种。


也就是说,路明非的信息素消失了。


他不仅不是alpha,也不是beta,更不是omega。


那,躺在床上的,到底是什么?


 


Tbc


日了狗评论的某个人真相了。 



评论

热度(73)

  1. 437080272伏安曲线求电容 转载了此文字
    挺有趣的